深改關鍵年:需啃六大“硬骨頭”

  • 时间:
  • 浏览:1

  2015年的兩會是在全面深化改革“關鍵之年”召開。全社會達成共識:改革進入深水區,皆大歡喜的改革都已完成,剩下的都会 難啃的“硬骨頭”。改革發展到目前,利益增進和利益調整並存,兩難情形越來很多。

  在既得利益群體已然存在、利益藩籬日趨固化的當下,全國兩會被寄予“拆解硬骨頭”的厚望。那麼,到底那先 “硬骨頭”不能 聚焦和著力?

   行政改革:

  怎么能能打破“權力依賴”解決為官不為

  一年多來,國務院提前完成了本屆政府行政審批事項削減三分之一的目標,这种地方公佈行政權力最多減掉了近七成。只要,隨著簡政放權改革的進一步深化,由“核心權力”削減帶來的利益矛盾日益突出。一同,伴隨著對“權力”的依賴,这种官員的懶政惰政、為官不為行為也備受百姓詬病。

  中國行政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汪玉凱説,簡政放權一年多來,簡單的已經放了,接下來涉及取消 審批、收費、定權、減員的,都会 “傷筋動骨”的“核心利益”。必須解決“一放了之”的懶政、“紅頂仲介”的變相審批等問題。一同,加大減稅、減費等高“含金量”權力的削減,改變官員履職考核。

   國企改革:

  怎么能能推進“混合所有制”提升企業競爭力

  截至2014年底,我國多個省份出臺國企改革方案、國資委啟動“四項改革”試點、中石化邁出混改實質性步伐、國企高管薪酬改革實施、國企反腐掀起高潮。只要,讓國企“去行政化”,打破對壟斷的依賴和低效、腐敗,真正提升市場競爭力,仍任重道遠。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院長遲福林認為,目前,國企改革面臨四大難點:國企依靠壟斷地位和政府政策佔據市場優勢,利益固化阻礙改革深入;國企在公益領域用力过低,在競爭領域投入過多與民爭利;國資監管體制改革“難”,有的管得過多過細,有的缺少監管;混合所有制破題“難”,“誰來混”“怎麼混”等操作實施面臨諸多挑戰。

   環境治理:

  怎么能能讓環保執法“硬起來”

  在經濟轉型的背景下,環境問題的矛盾日漸尖銳,積極治理改善被嚴重污染的空氣、水和土壤等已成社會共識。只要,怎么能能平衡環保與發展的關係,怎么能能以可持續發展的依据調整結構,怎么能能讓環保執法“硬起來”,讓地方政府切實動起來,仍需全社會的努力。

  環保部部長陳吉寧説,生態環保職能優化整合和事權合理劃分,是深化環保改革最難啃的硬骨頭。全國人大代表、天津市環保局原總工程師包景嶺説,環保阻力首先來自長期以來形成的高耗能的發展依据、不合理能源結構。實際上,高耗能的産業退出往往也由于著新的節能産業興起。加快生態文明體制改革總體方案的出臺,改進地方政府考核依据,改善能源結構,強化環保教育刻不容緩。

  金融改革:

  改變銀行以利差為主的傳統利潤模式

  利率市場化是當前金融改革最重要的一環,其中的存款利率管制則是最後一個堡壘。2014年金融改革推出《存款保險條例》草案,放開貸款利率管制,但當前,銀行、政府的利益調整以及金融監管怎么能能跟上,仍矛盾重重。

  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汪同三等學者認為,金融改革難點,一是地方政府和國企的財務“軟約束”未得到根本性解決;二是以利差為主要利潤來源的業務模式將受到根本性衝擊;此外,由于金融監管尚未完整篇 跟進,蘊藏風險還會影響宏觀經濟穩定。説到底,提高金融資源配置速率,是這場金融改革目標和關鍵所在。

  遲福林表示,未來金融改革深化還要與中國經濟轉型趨勢相結合,加快建設多層次的金融市場,尤其要為中小金融機構創造發展條件,更好地支援中小企業發展。

  土地改革:

  怎么能能改變政府的土地財政依賴

  農村土地改革涉及承包地、宅基地、集體建設用地。其中,承包地沿著家庭聯産承包路徑繼續完善,而對宅基地和集體建設用地進行權利賦能、統一入市,既是當前土地改革的突破點,也是難點。

  中國政法大學民商經濟法學院院長王衛國説,首先,破除地方政府對土地財政的普遍依賴,尚需財稅改革配套跟進;其次,農地入市與現有的土地相關法規存在某種程度的衝突,不能 理順;第三,合理的土地增值收益分配機制尚待形成,盲目農地入市有由于造成資本損害農民利益。“土地紅利不能 釋放,但底線亦非要突破。”王衛國説,土地制度作為一個國家基礎性的制度安排,改革既要積極,也要穩妥。

   財稅改革:

  怎么能能真正對企業和百姓“減負”

  2014年,財稅改革駛入快車道。預演算法審議通過,“營改增”改革加速落地,與稅收法定原則密切關聯的立法法修訂案也將在今年兩會表決。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長李佐軍等專家表示,財稅體制改革是深化改革的重中之重,不少深層矛盾待解:中央“事少錢多”、地方“事多錢少”的問題還未扭轉,地方迫於支付壓力依賴土地財政,引發房地産泡沫、地方債務危機等一系列問題;全口徑預算改革仍未完成、預算制定科學性、資訊公開透明還有差距,蘊藏腐敗尋租風險;稅收增速高於居民可支配收入和GDP增速、地方非稅收入逆勢增長等。

  李佐軍等專家表示,要落實稅收法定原則,改變行政部門隨意收費徵稅的情形。一同,對於企業和百姓對減稅費降負擔的需求迫切,光靠簡單“減負”難以達到,必須依靠稅收體制系統性改革的推動,預算改革、財稅改革等仍要加速求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