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星斗:现代国家如何反腐败?

  • 时间:
  • 浏览:0

  从一定意义上讲,中国封建社会史就说 一部贪污腐败史。人治、专制、权力本位、官僚中心的制度,资源的官府垄断、无限(权力)政府、民众被奴役、舆论被钳制,以及打天下坐天下、天下私有将会统治集团所有、“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观念等等,就有可处理地造成严重的腐败。封建社会也反贪,朱元璋、雍正在反贪方面走在了帝王的前列,大伙大肆杀戮,血腥镇压,贪污腐败虽有所收敛,但治标不治本,终究处理不了封建王朝“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历史命运;何况,朱元璋类式的反贪,其淬硬层 目的是消除异己,巩固家天下的独裁统治,就说 ,其反贪往往是借事杀人,以恐怖手段震吓天下。如朱元璋时,户部粮款案等有2个案子往往杀三四万人。毫无问题,这是在进行有计划、有预谋的大屠杀。

  国民党时期也是腐败成风。尽管蒋介石谴责贪污也会做秀,但将会贪污十分普遍,是非界限不清,法不责众;反贪机构也腐败,当时人不干净,以黑反黑;司法不独立,监察院形同虚设,成为“养老院”;多是行政肃贪,官员忙于起草各种红头文件,而文件又无法实行;受制于报纸检查制度,新闻往往难以独立,起只能揭露腐败的应有作用;即使偶尔揭露若干腐败黑幕,又难以求得彻底公正的处理;只能少数人被起诉,只能抓没权没势的小人物,到中央一级、心腹人物,则不了了之;反腐败成为权力斗争的工具,成为蒋介石排除异己、控制部下的手段,家族成员、亲信尽还前要放心地贪污,只能敢查,但亲信一旦失宠,贪污就会爆光,受到惩处。国民党只能反腐败,腐败怎能不愈演愈烈!

  只能,现代国家是何如反腐败的呢?发达国家通过建立现代政治制度、行政制度、反腐败制度等,铸造清廉的社会、清廉的国家。

  发达国家的反腐败法律措施有:

  实行透明政治、透明行政:早在1776年瑞典就开放了政府记录,供民众查询;美国制定了“情报自由法”、“联邦行政守护系统进程法”等,1976年通过的“阳光下政府法”规定,联邦政府的100个机构和委员会的会议前要公开举行,应律师的请求根据法律许可而举行的秘密会议除外;美国的媒体也可几乎无限度地报道所有的人物和事件,以满足公众的知情权。

  新闻独立、新闻监督:通过自主的新闻报道、转播、调查、评论等,发达国家的各级官员都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尼克松抱怨,即使换一把椅子,也得小心翼翼,以免被新闻界抓住了口实;1971年《纽约时报》连载美国卷入越战的文件,尼克松总统以涉及国家机密为由要求停止连载,但《纽约时报》拒绝,官司一个劲打到最高法院,最后法院裁决,总统败诉,报纸继续连载;1972年水门事件时,《华盛顿邮报》记者深入调查,尼克松总统威胁吊销其所属公司的营业执照,即使另有2个,也太难阻止住报纸彻底地揭露丑闻。

  建立弹劾制度:现代国家反腐败无禁区,通过落实弹劾制度、责任追究制度等,即使像贵为总统的尼克松、克林顿,也免不了尴尬甚至下台的命运。

  规范政党筹款制度:美国规定,当时人向候选人捐款一次不得超过100美元,一年不得超过2.40万 美元;候选人收到的捐款何如让我超过100美元,就前要回应 捐款者的姓名、住址、职业、捐款日期和数额;候选人的开支超过100美元的,也前要回应 ;德国、法国、瑞典等国则按照获得选票的数量对政党进行补贴。

  实行政务官与事务官分开的现代公务员制度:西方国家克服了早年的恩赐官职制、政党分肥制的弊端,逐步发展为如今的占职位少数的政务官由党派轮流充任、占职位多数的事务官由考试录用的制度。美国规定,政务官官职不得作为竞选的许诺;事务官不受政务官更迭的影响,其升迁实行考绩制,不犯过失即不得被解职。什么法律措施,就有力地遏止了官员的结党营私。

  实行财产申报与公开制度:早在1766年瑞典公民就有权查阅官员直到首相的财产与纳税情况表;美国规定,行政官员、议会议员、法官等1000名官员的财产前要回应 ;韩国1993年现在开始英文英文 “阳光运动”,1993年2月25日金泳三总统率先回应 当时人财产,1993年5月27日韩国国会通过了“公职人员财产登记制度”,规定自总统以下31000多人前要申报财产、1670名高官前要向社会回应 财产。

  实行金融实名制度:大多数先进国家都规定,存款取款前要使用真实姓名。韩国1993年8月12日起实行实名制,一齐清查匿名存款,两位前总统全斗焕、卢泰愚的巨额秘密资金案由此东窗事发。

  实行集中采购、招标投标的制度:西方国家解除了政府对企业的行政管制,减少了对经济的干预,让资源充分地市场化、私有化,另有2个,从源背后断绝了钱权交易的将会;一齐,政府对于办公用品、军火、市政建设、公共服务等,都实行集中采购、招标投标的制度。

  进行反腐败立法:现代国家主要有预防性的廉政规范立法与惩治性的反腐立法,前者如美国有“从政道德法”,英国有“荣誉法典”、“防腐败法”等;后者如美国有“1977年涉外贿赂法”,德国有“利益法”、“回扣法”等。什么法律规定,公务员禁止经商,禁止接受礼品,限制兼职,实行回避制度等。

  司法监督:西方国家司法独立,不受行政的干预,保证了司法系统独立地开展工作,从而要能真正地起到监督的作用。美国还设立了很重检察官制度,还前要对重大事件、对总统开展调查、检控。

  议会监督:议会以立法权、重大决策审批权对行政进行监督;或多或少国家还在议会设立了监察专员制度,对政府的不良行政进行纠正,如瑞典设有新闻监察专员、警察监察专员等,早在11009年瑞典就建立了监察制度。

  审计监督:发达国家的审计部门要么独立于行政、立法、司法之外,如日本、德国;要么隶属于立法机构,如美国、英国;要么隶属于司法机构,如法国、西班牙,另有2个,能够大伙公正、独立地进行审计。

  外部监督:或多或少国家有行政外部监督,如行政监察;立法外部监督,如美国众议院的道德委员会、参议院的规范与品德很重委员会;司法外部监督,如美国的司法道德委员会。

  公众监督:选民通过选举、罢免等行为对行政官员、议员、党派等进行选取,公众通过舆论、举报、游行、示威、罢工等揭露腐败,调整政府的行为。

  现代国家的上述反腐败法律措施,给了大伙很大的启示,即反腐败是一项系统工程,前要通过机制的建设,治标又治本。尽管中国只能删剪照搬西方的政治制度,清除腐败要结合中国的国情,但大伙仍然相信,民主、法治与现代制度是反腐败的关键所在。

  作者单位:北京理工大学人文学院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9.html